募款展

¥VÃÀ°e·x ¥d 1

冬藝見暖Part II 足感心

台灣身心障礙藝術發展協會-光之藝廊 歲末募款展

《光之藝廊 宣言》

■ 我們以文化藝術的力量,追求一個和諧友愛的社會。
■ 我們為每一個獨特生命的價值被肯定而努力。
■ 我們致力於讓非凡生命的天賦自由,站在發光的舞台。
■ 我們為特殊身心樣貌的族群和家庭,促進社會完全的接納和肯定。
■ 我們發展身心障礙的藝術創作,創造其經濟自立的機會。

2011年的「冬藝見暖」歲末募款展,讓光之藝廊得以繼續推展會務,
2012年我們順利的舉辦第三屆的全台灣的徵件比賽、參加國際青年藝術博覽會,並且跨出國界,在上海舉辦畫展,到日本與一個致力心身障礙藝術15年之久的社會福祉機構交流,未來會有更緊密的合作。
2012歲末募款展二部曲,我們結合幾位光之藝廊得獎人的藝術作品
為協會明年的計畫籌募經費,這是一份可貴的心意。
您熱情的愛心,將使我們擁有一個溫暖的寒冬,並獲得繼續向前的力量。
我們將會努力讓世界得以關注台灣的特殊族群,希望以此鼓舞照護的家人、
師長與朋友,期許社會重新領會他們生命的價值。
您收藏作品的所得價金,將分別捐贈給光之藝廊的創作者與光之藝廊。

今年冬天,有您的參與
光之藝廊 足感心

謹此祝福

聖誕平安喜樂
新年萬事興盛

理事長 陳翠華
暨全體理監事敬邀

理想國與真世界 – 王耀樟 林煜坤

邀卡正面

理想國與真世界

劉士楷

在「理想國」一書中,柏拉圖認為最好的國家是由哲學家所治理的,那如果這個世界是由最有想像力的藝術家來治理呢? 想必會非常與眾不同且有趣吧! 這次的展覽我們邀請到了兩位截然不同的藝術創作者,但是,他們都為他們生活的世界提出一些自己的想法,並試圖從創作中,將真實的世界裡一景一物,形塑成一個理想的國度。

林煜琨從去年年初才開始習畫,他在Youtube上面依照風景繪畫大師鮑伯羅斯(Bob Ross)知名的「歡樂畫室」繪圖課程一步步學習油畫技法,到現在他已經能用自己的繪畫語彙來表達心中的世界。記得去年紀錄片訪談他的過程中,他特別提到他想要創作的方向,就是要呈現一個「不存在於世界上的景色」。因此,他拋開了原先鮑伯羅斯理型的風景構圖系統,呈現出一種類似魔幻寫實的風格。鮮艷的天空色調,排列井然有序的樹林,四面八方來襲的雲層湧動,都是充滿張力的風景格局。甚至在此之後,他更發展出一系列利用原色色塊拼貼概念產生的作品,即便色彩明度與對比度都打破了傳統對於繪畫的思維,但是這樣的做法卻異常融合與協調,讓這些如同積木一般結構起來的景色,呈現出一種半似玩具模型,半似蒙德里安(Piet Mondrian)理性抽象風格的作品。

反觀王耀樟的創作,由於他是一個重度自閉症的創作者,在各項表達能力掌握度都比常人微弱的情況下,卻讓他發展出視覺繪畫的表現能力。他對於視覺所觀察的物件,一直到手繪傳達出物件本身形象時,對旁觀者而言,卻不像是再現一個真實世界景物,反而像是一個創造出來的想像物,像一個理想的型態。他先利用蠟筆在紙上隨意揮灑,幾乎是看不出規則也無始無終的線條,再經過第二層次的水彩塗染之後,即能呈現出既繁複又具有視覺特色的圖樣。他的作品似乎不存在立體或深度的概念,無論是動物、植物或是各種人像與器物,他都能夠用一種平面視覺的線條去表現,若說立體派的創作是用一種科學的角度去解構立體形象物,那我們就更驚訝於王耀樟他實際視覺中看見的與看不見的,或是能夠簡單把結構去除或平面化的過程到底是什麼。

林煜琨與王耀樟,一個使用表達真實的油畫技法,去追尋世間不存在的風景,一個則在再現真實的過程中顯現出截然不同的世界景色。雖然目的不同,但是兩人的創作,皆在真實世界與理想世界裡擺盪。雖然無關宏旨,但是藝術史上紛紛擾擾的終極命題,不就是在呈現「真實」與創造「不真實」兩者中間不停游移,始終沒有定論嗎?

好朋友 – 王彥成 廖祥宇

好朋友邀卡正面

內心的聲音-「好朋友」廖祥宇、王彥成聯展

劉士楷

交流情感,是諸多藝術家創作的重要原因之一,也是藝術品無形價值中可貴與可愛之處。寫實主義大師庫爾培,可以在「早安,庫爾培先生」中畫出可愛的鄰居,也在「奧南的葬禮」中繪出淒哀的親屬們;梵谷總是畫著親密的弟弟西奧與嘉舍醫師;莫迪尼亞尼與夏卡爾的模特兒幾乎都是他們深愛的妻子。用畫筆記錄下對自己最親密的人,最親密的感情,可以說是對這份情感最高的敬意與感謝。

在去年光之藝廊第二屆徵件比賽時,有許多令人感到印象深刻的作品。其中,特別有一件引發評審諸多的討論。它並不是一件技巧出色的作品,構圖簡單,用色與線條也還看得出生澀,但是作品裡面兩位用藍筆勾勒出來,開懷大笑的人兒,確單純而直接的擊打觀眾的內心,它就是廖祥宇的「好朋友」。廖祥宇是一個無法開口說話的自閉症孩子,他父親跟我們提到,在他小學畢業之後,由於經常懷念小學的好朋友們,所以他經常翻閱畢業紀念冊,看著好朋友們的笑容,畫出這件作品。這樣簡單而誠摯的情感,讓在場的評審無不動容,這樣的創作,比起任何言語來的更直接,甚至,言語也無法形容於萬一,在他其他的畫作當中,我們也可以看到這樣的感情。

若說祥宇感動人的是畫面,王彥成感人的部分則是文字。在一幅幅以土著民族生活為主題的鉛筆畫作當中,卻出現了似熟悉而陌生的中文字。那些文意不明中文字聯結,其實有許許多多都是狀聲字詞,暗藏了諸多彥成老師與同學的名字。在和彥成的談話當中(雖然他也是一個話不多的小孩)經常可以發現,他常常向母親與周邊的人問及一些朋友的狀況,但這些問句就像謎語一般,他的母親與老師們常常要猜測答案會是什麼。簡而言之,彥成的腦中似乎經常在想像,這些他熟悉的人們正在做些甚麼事,遇到什麼人。而這些文字堆積在畫面中,有些變成背景,有些變成雲朵,有些變成植物的肌理,有些則變成水流,並成為畫面的一大部分。

這是一個難得的展出,因為兩位自閉症的創作者皆不擅言詞,對於陌生與充斥人群的環境也難以適應,但是他們在畫作當中卻勇於表達出他們心中的情感,告訴人們其實所有發生在他們身邊的一切他們都記得,並用創作的方式來展現他們的感謝,這些作品,都是他們內心的聲音。

好朋友

彼此熟悉的腳丫圍成一圈
發現大家都長大了一些
畢業紀念冊照片上的笑臉沒變
這次拍照的時候又笑的更開了一點
搭在肩膀上的那隻手
手心傳來的溫度
總是深深的暖著心房

我們一起上課 一起吃飯 一起玩樂
當然偶爾也會鬥鬥嘴 吵吵架
雖然心情不好 卻還是傳紙條問他
「你還在生氣嗎?」

當那個人離開 到遠遠的 遠遠的地方
我總望著窗外 路上來去的車子 想著
不曉得哪一輛上面
載著我的好朋友

書桌前我低著頭 一遍遍的在紙上寫著
好朋友的名字

無畏‧無限 – 李仕宇 陳敬微

遊戲II

無所畏懼,無限延伸-「無畏‧無限-李仕宇、陳敬微聯展」

劉士楷

充滿動態的顏色與線條,在畫面上用不同方式交錯著,有時候一層顏色疊著另一層,有時候線條平行、放射、相互穿越,而另外有些時候,我們可以看到穩定與控制。光是從這些作品,就可以想像作者身體的律動,在紙張面前手揮動的擺幅,筆跡的質地以及其性格投射在繪畫上的特色。

「無畏‧無限-李仕宇、陳敬微聯展」就是這樣一個展覽,在多數抽象作品的呈現中,由於其內容單純化的緣故,我們很容易可以看到它們所傳遞的另一種訊息-繪畫的運動性。抽象表現大師帕洛克(Jackson Pollock)所創造的「滴流繪畫」在1950年前後造成舉世的轟動,他所稱的「自動性技法」更讓繪畫的本質重新產生討論,但是時過境遷的今日我們了解到,無論是顏色的選擇,裝顏料罐子鑿孔的大小,以及他行走在畫紙邊的方式,根本無所謂「自動性」,一切仍是有意而為,才能夠創造出如此獨特與美麗的作品。

透過帕洛克來看自閉症的李仕宇與多重障礙的陳敬微,我們更能夠理解當我們把繪畫控制在非形象物的處理時,對於顏色與線條的意識,這些關乎身體本能的東西就會立刻浮現。無論把它稱之為情緒性、身體性甚至音樂性(我們可以想像康丁斯基或米羅),這樣的身體行為傳達基本上是人所與生俱來的,那是一種解放的方式,就像是在畫面上獨舞一般。

相較兩位藝術家來說,李仕宇愛好用多種顏色相互疊合,筆觸大膽、果決卻又收斂在邊界處,而揮灑在這些顏色上的色滴,更讓畫面有兩層空間存在。貼紙作品更是特別,據母親說仕宇小時候無法辨認人,只能透過辨認手而將人區分,因此,除卻這些手的形狀,手的顏色會不會是他記憶的一種形式?

陳敬微利用滾珠的創作的作品,顏色明亮而單純,滾珠的線條可以看出她在揮灑間也試圖控制出某種美感,頗有女生獨特的細微心思,而其書法作品,則是長期練習的成果,讓原本無法全然控制的手指逐漸增長力量,看到那一筆一劃的力道與氣質,真是令人讚嘆不已。

歡迎所有光之藝廊的好朋友們,能夠撥冗來給這兩位藝術家鼓勵,雖然他們年紀都還小,但是看到他們對於創作的執著,以及傳達在作品間那種單純熱烈的情感,無所畏懼、無限延伸的情懷,總是會讓人充滿無比感動。

樂在其中 – 張仕農 郭宇哲 潘彥廷

光之藝廊_樂在其中邀卡

樂在其中

形形色色的人物、琳瑯滿目的建築物以及充滿趣味性的各種動物,在繽紛的色彩中被精彩的表現出來,「樂在其中」一展的三位藝術家,張仕農、潘彥廷與郭宇哲,用他們極具創造力的手法,把生活中看到的各種事物,用畫筆精彩的紀錄下來。

這三位14、15、17歲的大男孩,是光之藝廊新秀獎的佳作得獎人,他們從創作的過程中獲得新鮮的經驗與快樂的時光。雖然有著輕重不等的自閉症,但是他們的心都是開放的,在繪畫的過程中,他們用顏色與線條去呈現他們觀點中的世界。仕農偏好有規則性的顏色,他經常為顏色編號,並賦予每一種顏色不同的意義。在他的創作當中,我們可以看到許多格狀窗子的建築物,每一格都是不同的顏色,讓它們看起來就像三菱鏡中散發的虹彩一般。

彥廷筆觸粗獷、顏色大膽豐富,經常以動物為主題,但是他所畫的動物都相當具有自我的性格,而他所畫的人物表情極為生動,肢體的互動都非常活潑而充滿音樂感的律動。相較之下,宇哲擅長的又是另一個部份,他對於細節的掌握非常獨到,他所畫的各色鳥類,都能精準的掌握特色與神態,栩栩如生。而他所畫的親人,尤其是爺爺與奶奶,更是充滿豐富感情,看到畫就能夠想見畫中人溫暖而有情的一面。

雖然這三位大男孩樂在作畫,也積累了相當長一陣子的學習,但是由於升學與功課壓力,要能兼顧創作與課業也是相當不容易。希望他們能夠繼續堅持,不要放棄,假以時日可以讓我們看見更多、更成熟與更豐富的作品。

纖纖入微 – 鄭玲 施怡如

酷卡DM-正面

窮纖入微,探測無方。

三國·魏·劉徽《<九章算術>序》

從一隻簡單的針筆開始,發展出單純的黑色線條。從畫面中一個微小的地方開始,漸漸勾勒出一個個奇幻的形象,或是一幅幅不可思議的世界。這是這次《纖纖入微》一展中兩位藝術家鄭鈴、施怡如共通的特色,也是光之藝廊第二屆徵件比賽的得獎者中,兩位與眾不同、具有獨特風格的藝術家令人驚艷的作品面貌。

鄭鈴的創作,很大一部分跟自己的身體狀況有關。她從很多關於自己疾病的醫學書籍上獲得資訊,卻也從中啟發自己的創作想法。在她的作品當中,我們常常可以看見很多小小的、不同的元素,就好像身體細胞一樣充斥在整個畫面當中,每個細胞看來都好像有自己的肢體動作與表情,好像有各式各樣的情緒,就像一個顯微鏡下的世界一樣。雖然肌肉萎縮的狀況讓鄭鈴手繪創作十分吃力,但是看到這麼豐富多姿的畫中世界,都令人佩服她的想像力與創造力。

而施怡如又有所不同,如果說鄭鈴是從一個小細胞構築成大世界,那施怡如的作品就可以說是在一個整體形象之中,讓我們看見精采紛呈的各式細節。施怡如的創作形象來自很多卡漫動畫,充滿一種既華麗又奇詭的哥德風味。通常她會以動物或人像作為一個形象的基底,再去延伸出很多線條的細節,無論是裝飾圖案、花卉、蝴蝶,都可以讓人看見這個20多歲女生的浪漫情懷。在單色繪畫中無法表現的層次感,施怡如更能發揮所長,藉由電腦後製技術將作品昇華到另一個層次,充滿夢幻的顏色與光澤,總讓人讚賞不已。

「窮纖入微,探測無方」的本意是說,僅僅以簡單的數字與方程式,我們就可以得到無窮盡的解答。就如同兩位創作者一樣,僅僅使用針筆的黑色線條,就讓我們看見她們不停延展的想像世界,雖然身體的狀況多少造成她們的不便,但是想像是依然是無所侷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