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樂地 – 林瑋萱個展

melody_正面_white

【Me.樂地】藝術家分享:殘缺與繪畫

身體上的不完美

關於我身體上的殘缺,它不完美,但我很享受它給我這樣的人生。我擁有一對聽力障礙的耳朵,但不全聾也不啞,我能聽見搖滾音樂的節奏、垃圾車低沉的聲音,但聽不見小鳥高頻的叫聲和人們說話的聲音。小時候,父母親帶我上了三年的口語訓練,奠定了我說話發聲的基礎,雖然只有短短的三年,卻深深影響我至今。我能輕鬆地與聽人交談、開玩笑,有些人聽到我的口音會誤以為我是住在國外的華僑,常問我是從哪個國家來的。

少了外在聲音直接的連結,生理與心理之間的不通暢,導致自己與自己之間有著些微的落差、障礙與限制,無法順利完整地表達自己想說的話。自從與藝術相遇後,透過繪畫創作的過程,使我加深與內在自我的聯繫。透過創作,身體的勞動、色彩的治療,紓解個人的情感,找到了一個專屬傾聽自己的出口,包容我大量的傾訴

繪畫將分裂的自己重新進行拼湊,而我透過它體現我的生命本質,並在色彩與線條間紀錄下我當下的情緒感受。

 

【Me.樂地】個展理念: 系列作說明

黑色系列 /
關鍵詞:直覺、強烈對比、粗線條、鮮艷色塊、繪畫
當情感不斷蘊釀,靈魂迫不及待的想要身體直接畫出來,好像要爆炸開來的感覺。我坐在地上,急促地畫出一張又一張直觀的記憶,用點、線、面組構出各種象徵性符號般的形狀,這些形狀在畫面上自由自在地延伸變化,又出乎意料地碰撞在一起,黑色粗點、黑色線條和顏色的平塗,激蕩出某種不可思議的震顫力。

 

藍色在說話 /
關鍵詞:寂寞、焦慮、藍色、釋放、繪畫
研究所唸書時,有天從新竹搭車回到台南宿舍,搭車的疲勞加上在偌大房間裡感到安靜的過份,濃烈的寂寞感臨襲而來,開始焦慮不安的在房間裡走動,很想要把內心苦悶的情感釋放出來,於是把畫紙捲軸展開來佔滿地上,左手拿著顏料、右手持著畫筆,光腳走在紙上,用彎腰俯看的角度,進行大動作繪畫,情緒引領著身體行走如同舞蹈般,不停歇的把紙畫滿,藍色塊包圍住扭曲的黑線條,彷彿在寫日記般。在不停的創作中感覺到不安的情緒與苦悶隨著一次一次的動作被釋放直至消逝,才肯作罷。

 

紙上作品(drawing) /
關鍵詞:線條、塗抹、直覺、自由、繪畫
我創作的思維總是直來直往,毫不猶豫的放開去作畫。繪畫對我來說是一場遊戲,塗塗抹抹沒有任何規則,也不需去考慮畫面的空間比例。

 

壁畫 /
關鍵詞:直覺、線條、自由、隨性、繪畫
有時候,作品不一定要掛在牆上,創作也不一定要在畫布上。繪畫的任何元素都是一個延伸的開始,落地窗與戶外的植物、牆上作品都能產生一種相遇的狀態,自然的、淡淡的、一種默契的風景。

 

Moose(拼貼+裝置) /
關鍵詞:故事、玩樂、遊戲、想像、立體
我們曾有直接在牆上亂畫的經驗,小孩子扮家家酒的遊戲更是不能錯過。在遊戲間,我們總是天馬行空的利用手頭上可用的東西假想,滿足我們的想像。回收的紙箱、用完的顏料錫管、黏土皆是我撿拾的材料,經過拼湊與重組,在進行動手做的過程中,透過想像,把它們組成一串故事,創造出我的小小故事樂園。

 

紙上作品(drawing) /
關鍵詞:線條、塗抹、直覺、自由、繪畫
我創作的思維總是直來直往,毫不猶豫的放開去作畫。繪畫對我來說是一場遊戲,塗塗抹抹沒有任何規則,也不需去考慮畫面的空間比例。

 

壁畫 /
關鍵詞:直覺、線條、自由、隨性、繪畫
有時候,作品不一定要掛在牆上,創作也不一定要在畫布上。繪畫的任何元素都是一個延伸的開始,落地窗與戶外的植物、牆上作品都能產生一種相遇的狀態,自然的、淡淡的、一種默契的風景。

 

Moose(拼貼+裝置) /
關鍵詞:故事、玩樂、遊戲、想像、立體
我們曾有直接在牆上亂畫的經驗,小孩子扮家家酒的遊戲更是不能錯過。在遊戲間,我們總是天馬行空的利用手頭上可用的東西假想,滿足我們的想像。回收的紙箱、用完的顏料錫管、黏土皆是我撿拾的材料,經過拼湊與重組,在進行動手做的過程中,透過想像,把它們組成一串故事,創造出我的小小故事樂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