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和日麗 – 陳國隆

2

風和日麗

人生在世 能凝望無限藍天,你們就能生存下去
人生在世 因為學會手牽手,你們就能互相扶持
人生在世 正因知道何謂生存,同時也知道明天會再來,你們才能活出無人知曉的自己。-谷川駿太郎

「風和日麗」陳國隆個展,由於一次的工安意外,讓陳國隆自三樓高的鷹架上跌落,脊髓喀擦一聲碎裂開來,這一聲響如同生命的喪鐘,不停的在腦海盤旋。從健全到殘廢,下半身癱瘓、全無知覺,一時劇變改變了陳國隆的一生。

國隆無法接受身體的殘缺,沉溺挫敗的陰影下,像冰一般枯萎的眼眸,似乎什麼都無法看見。直到一位半身癱瘓的女士,溶解國隆的雙眼,殘障女士努力活耀於社會中,勇敢面對每天的生活,試圖活出一般人的生活。

國隆動筆創作動機,主要把過往壓抑的情緒,透過畫筆宣洩出來,把回憶與創作的行為開始重疊,直接著呈現主體的情緒,圖畫的色彩如同心裡溶解而出的黑色湖泊,如此的灰暗、低沉、深厚。在中描繪失去頭顱的自身癱坐在輪椅上,被無止盡的黑暗旋渦壟罩著。天使會再度向我回眸嗎?在作品膽怯的小貓踏出偎縮的腳步,以疑惑的眼神凝視著觀者,表達自己試圖走出封閉角落,產生的膽怯與自我懷疑。陳國隆不斷更生、成長,創造出獨自面對危機的習慣,即使那是他從未經歷過的。藉由繪製油畫的一筆一畫中,抹平過去挫敗的傷痕,抒發了內心壓抑許久的痛苦。

國際性口足畫家協會每月補助兩萬元,幫助口足畫家專注的在家裡創作。處於邊陲地區的邊緣藝術家,陳國隆無法受此補助,但國隆不氣餒、埋怨。陳國隆漸漸打開心胸,從邊緣出發但不畫地自限,所有精力放在圖畫上,把過去擔任油漆粉刷所學的技術,應用到圖畫上。加強各種圖案與圖象的色彩鮮豔以及趣味性,並傳達自我的心象。在中可看到形體描繪跳脫以往的寫實技法,顏色不再以深色為主,嘗試使用色彩鮮豔的暖色系。

為了不增加家庭的重擔,試圖賣起彩券,間隔幾年的失業狀況,重新踏上自立的路途,是需要勇氣及自信,深怕社會險惡又讓國隆低沉下去。但購買者不因其殘缺而吝嗇露出微笑,且以行動幫助他。脊髓損傷協會盛菘、阮麗英老師常在國隆失落、消沉下,協助幫忙他走出陰影,積極的將國隆作品傳遞至各界,讓大家看到和了解,並參與身心障礙重要比賽—光之藝廊徵件比賽。

一個早晨,國隆得知光之藝廊徵件比賽得獎後,照常坐著電動輪椅平緩前進著,手上捧著繁重的公益彩券,陽光照耀著,是有點冷,輕盈的鳥聲。一樣的天氣,一樣的和煦的陽光,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依稀聽到女兒、兒子窸窸窣窣打鬧聲,似乎回到那年的時光。珊珊來遲的春光下,他露出微笑,很燦爛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