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小樹之歌 – 牟葶瑜 俞淨祐 黃怡綸

8jpg

「多年以後,我們會變成什麼樣的大人呢?」

《藍色大門》

在比賽評比中發現有許多天賦異稟的人,在一定年齡之後畫畫作品開始銳減或是消失了,在升學中停止創作了?還是停止上繪畫課?專注於另一種興趣?

俞淨祐、牟葶瑜、黃怡綸是去年光之藝廊徵件比賽新秀組的得獎者,經過一年時間下來,發現他們不只在身高、外表的改變,並邁入另一階段的過程,淨祐、葶瑜從童年進入青春期,怡綸即將開始大學生活。他們是否繼續堅持創作,不僅在升學環境、興趣改變上受到影響,身心障礙者更因為疾病的增重、轉變,造成他們創作上的改變與消退,如<少年小樹之歌>小說中的轉折處在「告別山林」,小樹必須以爺爺、奶奶教導的信賴與愛,去面對外界挑戰。此次展覽不僅只一種回顧,更想透過展覽反思出當年創作的動力、表現的企圖心,以及思考持續創作下去的理由。

天生眼睛病變的淨祐,需要戴著放大鏡片。透過這片玻璃看世界,景物會有些許變形、視差、失焦,看見與看不見之間,淨祐把這份奇幻觀看經驗投射於繪畫中,畫面中充滿炫麗的色彩、魔幻的冒險、變形的視角。喜愛閱讀歷史故事的淨祐,常把歷史文字轉換成一幅幅具有想像力的戰爭畫面,殘酷的打殺情景,在淨祐的筆下變成小時候的打玩遊戲,充滿童真、動感的情境。面對消失的兒童節,沉重的升學壓力,進入國中就讀的淨祐,將以自己的方式來選擇青春。

葶瑜有種淡然成長的味道,總能看到她對繪畫的凝視,你會從那個清澈的眼神裡看到成長。面對外人害羞姿態,卻可以持續畫圖好幾小時。葶瑜不排斥接觸其他媒材,嘗試獲取另一份經驗與啟發,創作都能表現出自身的美感。畫作表現尤其突出,豐富的構圖表現,明亮的顏色配置,都得以跳脫出一般兒童繪畫的框架。不擅與人用言語溝通的葶瑜,但是在繪畫的世界當中,轉變成能言善道的故事家。

怡綸因腦性麻痺的緣故,造成肢體動作較大,畫畫需要老師的輔助,說話也需要費出許多力氣,才能說出幾句完整的句子。在她蠕動的肢體中,卻擁有一顆成為明星的少女情懷,如同她的畫作,在大筆觸的構圖中,可以呈現出細膩的想法。大塊面的色彩,交織點線的筆觸,都是她獨特的風格。脫離校園之後,畫畫沒有老師的輔助器材,要動筆機會漸漸減少。大學將就讀數位設計系,開始嘗試電腦繪畫,雖然媒材改變了,不變的是那想畫畫的心。

蒼穹,就是天空的意思。每個人都把聖潔的理想,藏在自己的蒼穹中,有人用盡全力去維護它,或是悄無聲息的擱置,但沒有人能幫你回憶起那片蒼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