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畏‧無限 – 李仕宇 陳敬微

遊戲II

無所畏懼,無限延伸-「無畏‧無限-李仕宇、陳敬微聯展」

劉士楷

充滿動態的顏色與線條,在畫面上用不同方式交錯著,有時候一層顏色疊著另一層,有時候線條平行、放射、相互穿越,而另外有些時候,我們可以看到穩定與控制。光是從這些作品,就可以想像作者身體的律動,在紙張面前手揮動的擺幅,筆跡的質地以及其性格投射在繪畫上的特色。

「無畏‧無限-李仕宇、陳敬微聯展」就是這樣一個展覽,在多數抽象作品的呈現中,由於其內容單純化的緣故,我們很容易可以看到它們所傳遞的另一種訊息-繪畫的運動性。抽象表現大師帕洛克(Jackson Pollock)所創造的「滴流繪畫」在1950年前後造成舉世的轟動,他所稱的「自動性技法」更讓繪畫的本質重新產生討論,但是時過境遷的今日我們了解到,無論是顏色的選擇,裝顏料罐子鑿孔的大小,以及他行走在畫紙邊的方式,根本無所謂「自動性」,一切仍是有意而為,才能夠創造出如此獨特與美麗的作品。

透過帕洛克來看自閉症的李仕宇與多重障礙的陳敬微,我們更能夠理解當我們把繪畫控制在非形象物的處理時,對於顏色與線條的意識,這些關乎身體本能的東西就會立刻浮現。無論把它稱之為情緒性、身體性甚至音樂性(我們可以想像康丁斯基或米羅),這樣的身體行為傳達基本上是人所與生俱來的,那是一種解放的方式,就像是在畫面上獨舞一般。

相較兩位藝術家來說,李仕宇愛好用多種顏色相互疊合,筆觸大膽、果決卻又收斂在邊界處,而揮灑在這些顏色上的色滴,更讓畫面有兩層空間存在。貼紙作品更是特別,據母親說仕宇小時候無法辨認人,只能透過辨認手而將人區分,因此,除卻這些手的形狀,手的顏色會不會是他記憶的一種形式?

陳敬微利用滾珠的創作的作品,顏色明亮而單純,滾珠的線條可以看出她在揮灑間也試圖控制出某種美感,頗有女生獨特的細微心思,而其書法作品,則是長期練習的成果,讓原本無法全然控制的手指逐漸增長力量,看到那一筆一劃的力道與氣質,真是令人讚嘆不已。

歡迎所有光之藝廊的好朋友們,能夠撥冗來給這兩位藝術家鼓勵,雖然他們年紀都還小,但是看到他們對於創作的執著,以及傳達在作品間那種單純熱烈的情感,無所畏懼、無限延伸的情懷,總是會讓人充滿無比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