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朋友 – 王彥成 廖祥宇

好朋友邀卡正面

內心的聲音-「好朋友」廖祥宇、王彥成聯展

劉士楷

交流情感,是諸多藝術家創作的重要原因之一,也是藝術品無形價值中可貴與可愛之處。寫實主義大師庫爾培,可以在「早安,庫爾培先生」中畫出可愛的鄰居,也在「奧南的葬禮」中繪出淒哀的親屬們;梵谷總是畫著親密的弟弟西奧與嘉舍醫師;莫迪尼亞尼與夏卡爾的模特兒幾乎都是他們深愛的妻子。用畫筆記錄下對自己最親密的人,最親密的感情,可以說是對這份情感最高的敬意與感謝。

在去年光之藝廊第二屆徵件比賽時,有許多令人感到印象深刻的作品。其中,特別有一件引發評審諸多的討論。它並不是一件技巧出色的作品,構圖簡單,用色與線條也還看得出生澀,但是作品裡面兩位用藍筆勾勒出來,開懷大笑的人兒,確單純而直接的擊打觀眾的內心,它就是廖祥宇的「好朋友」。廖祥宇是一個無法開口說話的自閉症孩子,他父親跟我們提到,在他小學畢業之後,由於經常懷念小學的好朋友們,所以他經常翻閱畢業紀念冊,看著好朋友們的笑容,畫出這件作品。這樣簡單而誠摯的情感,讓在場的評審無不動容,這樣的創作,比起任何言語來的更直接,甚至,言語也無法形容於萬一,在他其他的畫作當中,我們也可以看到這樣的感情。

若說祥宇感動人的是畫面,王彥成感人的部分則是文字。在一幅幅以土著民族生活為主題的鉛筆畫作當中,卻出現了似熟悉而陌生的中文字。那些文意不明中文字聯結,其實有許許多多都是狀聲字詞,暗藏了諸多彥成老師與同學的名字。在和彥成的談話當中(雖然他也是一個話不多的小孩)經常可以發現,他常常向母親與周邊的人問及一些朋友的狀況,但這些問句就像謎語一般,他的母親與老師們常常要猜測答案會是什麼。簡而言之,彥成的腦中似乎經常在想像,這些他熟悉的人們正在做些甚麼事,遇到什麼人。而這些文字堆積在畫面中,有些變成背景,有些變成雲朵,有些變成植物的肌理,有些則變成水流,並成為畫面的一大部分。

這是一個難得的展出,因為兩位自閉症的創作者皆不擅言詞,對於陌生與充斥人群的環境也難以適應,但是他們在畫作當中卻勇於表達出他們心中的情感,告訴人們其實所有發生在他們身邊的一切他們都記得,並用創作的方式來展現他們的感謝,這些作品,都是他們內心的聲音。

好朋友

彼此熟悉的腳丫圍成一圈
發現大家都長大了一些
畢業紀念冊照片上的笑臉沒變
這次拍照的時候又笑的更開了一點
搭在肩膀上的那隻手
手心傳來的溫度
總是深深的暖著心房

我們一起上課 一起吃飯 一起玩樂
當然偶爾也會鬥鬥嘴 吵吵架
雖然心情不好 卻還是傳紙條問他
「你還在生氣嗎?」

當那個人離開 到遠遠的 遠遠的地方
我總望著窗外 路上來去的車子 想著
不曉得哪一輛上面
載著我的好朋友

書桌前我低著頭 一遍遍的在紙上寫著
好朋友的名字